/* */
当前位置:首页趣味传说沙坨子里的毛驴

沙坨子里的毛驴

时间:2016/8/8 16:46:24 来源:《盘锦地域文化简明读本》 作者:杨香馥整理;张铭,郭春地,连秀红编写

沙岭镇北二里的地方有个大沙坨子,方圆二平方公里,那里至今还流传着毛驴的故事。

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。据说在那个大沙坨子下面有个大马架子,住着一家姓王的老两口子。他们靠做豆腐过活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。因为买不起驴,老两口就抱着磨杆拉豆子。有一年冬天,老两口起大早,刚抱起磨杆,突然听到一阵牲口响串的声音,“哗铃,哗铃”由远而近,好像到了门外就停住不响了。老汉来门外,看见了一头白头信,浑身油黑的小毛驴就在门口。是谁家的呢?三更半夜不经管跑丢了咋办?老汉心眼好使,把小驴拴上了。老伴这时出来跟老头说:“拴着也是拴着,还不如把它套上咱拉拉磨。”老汉一听也对,就让老伴找出绳子,做了个牲口套,就拉小毛驴进了屋,小毛驴就像懂人语似的,乖乖地听摆弄。拉完豆子老伴喜欢的流下眼泪说:“咱家要是有这个小毛驴该多好啊!咱就用不着抱磨杆。”老汉看出老伴的心思,就嘟囔说:“看你想哪去了?咱偷摸地使唤使唤就行了。还想给人家留下?”老汉说着,就松开了小毛驴,他拍拍小毛驴的脊背,又逗趣地说:“小毛驴呀!今天委屈你了,你要明天还来,我一定给你弄点好草好料吃。”小毛驴像听明白了似的,向老汉点点头,“哗铃,哗铃”地走了。说也奇怪,第二天小毛驴真的又来了,又给老两口拉豆子。卸磨时老汉看它出了一些汗,就给它擦汗,又给它铡了点好草,拌了点粮食,放在一只打水的柳罐斗子里,小毛驴低头吃起来。小毛驴吃饱了,老汉照样松开它,从那以后,小毛驴天天来给老两口拉磨豆子。

老两口使毛驴的事,被邻居们知道了。有一天邻居趁老汉拴毛驴拉磨时来到老两口家,看着那头油黑的小毛驴问老汉说:“大叔,啥时买头这么好的毛驴呢?”老汉就把小毛驴是咋来的说了一遍,那邻居说:“大叔啊,我看把它拴上得啦,有人找就给他,没人找,就使唤呗。你总天天抓天天松,他要是不来,你多舍手哇。”老汉心活了。

就在老汉有心留小毛驴的这天夜里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小毛驴来了,站在柳罐斗子旁向他说:“我是你家门前那沙坨子里的神驴,看你们挺可怜,才来帮些忙,从今后不来了,你们自己买个小毛驴吧。”老汉忽然醒了,他唤醒老伴,说自己做了个梦,老伴也说自己做了一个梦。老两口一嘀咕,梦得一模一样,老两口不约而同地朝柳罐斗子那里看,他们吃惊地看见柳罐斗里有个小东西挺亮的,还一闪一闪的发光,老汉往里一看原来是个金豆子。他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哆嗦着捧给老伴看,老两口乐坏了。老伴说:“小神驴不说叫咱买头小毛驴吗?”老汉说:“对,我天亮就上牛庄珠宝店去卖了,再买一头小毛驴。”

天刚亮,老伴就给老头备好了干粮。老汉奔牛庄去了,找到了珠宝店,他刚一进门,掌柜的看见了,忙迎出来向老汉说:“你是城西沙岭的?来卖金豆子的吧?”老汉大吃一惊,细细一问,才知道就在神驴给托梦的昨天夜里,也给掌柜托了梦,告诉他今天从城西沙岭来个卖金豆子的人,穿着打扮,口音年岁,说得一清二楚,还嘱咐不要欺骗老汉。老汉怔了半晌,才掏出金豆子,小心地交给掌柜的,掌柜的如数地给了他钱。老汉揣好钱,又乐颠的来到和牲口市,挑了半天,才挑着一头和那头小神驴一模一样的小毛驴。他交了驴钱,还剩五斗豆子的本钱,老汉牵着小毛驴,高高兴兴地回家了。

从那以后,老两口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。


图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