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* */
当前位置:首页趣味传说黑嘴鸥除“狼”

黑嘴鸥除“狼”

时间:2016/8/8 16:41:05 来源:《盘锦地域文化简明读本》 作者:张志娟整理;张铭,郭春地,连秀红编写

话说从清顺治十年开始,清政府正式颁布了《辽东招民开垦则例》,对他们的龙兴之地、老家——东北开禁。此后,关里的山东、河北等地贫苦农民们,就带着“捏把黑土冒油花,插双筷子也发芽”的美好传说,开始拉帮结伙的“闯关东”过来找生路。

那时在盘锦西南部大苇塘,大海正在往南退,但也没有多少人烟。因为这里环境恶劣,有很多凶猛异常的辽西狼和豺狗,所以不少移民不敢来这里,就在盘锦与锦州交界的地方搭起窝棚、马架子,或挖个地窨子,开始生活下来。可这荒凉的地方仍然使他们衣食无靠。特别是屡受一支“霸王狼”的土匪绺的骚扰,“霸王狼”就是这支数百人的土匪绺子大当家的匪名。“霸王狼”和别的土匪头目不一样,他欺软怕硬,对那些财主、地主、商人等大户人家只收些保护费,而专抢老百姓和移民。

有个叫二宝的男青年头脑机灵,他找了几个伙伴在附近的河沟中捕鱼,然后到集市上卖。可小坑小塘的鱼少,加上屡被“霸王狼”绺子打劫,仍然度日艰难。但有一天,二宝发现几只长着黑头、玉羽银翎、体态劲猛的海鸟向东南方向飞。二宝一下子喜上眉头,他一想,这样的鸟一定都在鱼多的水城生活,才能长得如此肥硕,何不求它们去帮忙,去寻鱼。想到这,二宝就对着“黑头”大声诉起衷肠:“闯关东,好悲伤,一根扁担两箩筐。前头行李卷,后头小儿郎。左手牵妻女,右手扶爹娘。一路风雨一路盼,到了着落照样苦,大水冲走庄稼,响马(土匪)抢空我家”。他又哀求着对黑头说:“黑头黑头帮帮我,带我寻鱼养家,将来一定报答!”几只“黑头”似乎通人气,在他们头顶上盘旋几圈后,就落了下来。二宝他们一看这回有门了,于是就把捕到的小鱼小虾,挑些鲜活的捧到“黑头”面前。“黑头”们很领情,就小吃一会儿,然后起身慢慢往前飞,还边飞边回头。二宝他们看懂了意思,就拿起网跟着走。

他们跟着“黑头”穿过密密匝匝的大苇荡,趟过数条水流湍急的小河,走过蒿草丛生的荒滩,向东南方向走,大约四个时辰,终于看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。这天二宝他们打了很多鱼,他们还挑了些好的小鱼、小虾、小蟹留给“黑头”们。可准备离去时,却突然听到“奥鸣——奥鸣”的嚎叫声,让人毛骨悚然。原来,有十多匹豺狗向他们扑来。在这危急时刻,有一群“黑头”向豺狗俯冲过来,边“嘎——嘎——”地撵它们,边英勇地向它们的头部、眼部啄击。并乘机把粪便砸过来。这些豺狗从来没见过这阵势,夹起尾巴哀号着猛逃。

在“黑头”的帮助下,二宝他们这天安全地满载而归。这事一传十,十传百,有越来越多的移民开始跟着二宝他们去捕鱼,可这无疑影响到“霸王狼”绺子的利益。有一天“霸王狼”召集众匪商议我后,决定也全体迁到那里,想占海为王。

他们的到来激怒了“黑头”们,于是,“黑头”们不顾土匪们铁箭、大刀、长矛等利器恐吓,勇猛地向土匪们头部啄击,一批倒下了,又一批冲上来。

此时,海岸边到处是“黑头”勇士的尸体,二宝他们心疼得要命,可因手无寸铁,干着急,正当“黑头”们体力不支,只能发出“嘎、嘎”微弱驱赶声时,有数十匹狼狂奔而来,原来它们是几只“黑头”引来的。它们去狼窝挑衅,再加上它们为了人们屡屡和狼们做对,狼们早已视其为仇敌,所以就追赶而来。

土匪们刚刚战胜了“黑头”,正得意忘形摆酒吃肉庆功呢。看到狼们,“霸王狼”又漫不经心地指挥“崽子们”(匪兵)列队拉弓对其射杀。狼一片一片地倒下。

没想到,这次他们对狼“断子绝孙”的做法彻底激怒了狼们。头狼经过和手下几位干将商议后,决定倾巢出动和土匪决战。当晚,六七百匹狼就偷偷地从三面来到土匪们在海边的营房前,它们放着绿光的眼睛如流萤般在四野闪烁。先是齐声大放悲歌,然后箭一样奔向土匪营房,见血封喉。土匪们慌忙应战,一时间“匪哭狼嚎”声四起。他们在一起厮杀了一天一夜,最终双方都全军覆没。

从此,这附近的狼和土匪都少了,豺也吓得不敢骚扰人们了,更适合“黑头”和人们生活了,搬到海边的关里移民更多了。说起这些,人们都感谢“黑头”,它们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吉祥鸟——黑嘴鸥。从那时起,在这片海滩周围,还多了万金滩、鸳鸯沟、八仙岗、酒壶咀、喇叭口、欢喜岭等好多好听地名!


图集